您的位置:云顶游戏官网 > 玩具模型 > 被授权商心声:乙方难当,心里苦啊!

被授权商心声:乙方难当,心里苦啊!

2019-10-21 09:22

日前,国际授权业协会发布的《2019全球授权市场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授权商品零售额达95.14亿美元,同比增长6.8%。尽管中国授权市场稳居全球第五、亚洲第二,仅次于美国、英国、日本和德国,但其仅占全球市场份额的3.4%,发展潜力和空间仍十分巨大。相比其他发达国家授权行业的成熟,中国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无论是企业获取授权、与版权方合作、衍生品推广等方面都面临着困境和挑战。近日,记者走访玩企,了解到玩企在IP授权中遇到的问题,并邀请专业律师为大家支招如何保障企业权益。▌现状:IP授权热背后藏隐忧《2017中国IP产业年度报告发展现状》提到,2015年是IP发展元年。自此之后,国内的IP越来越多,范畴也不断扩大,覆盖到动漫、游戏、原创形象、网络文学、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旅游、博物馆、电子竞技、综艺等众多领域。不仅国产IP不断增多,许多国际IP也看到了中国授权市场的巨大潜力,纷纷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拓展,如韩国的爆笑虫子,英国的小猪佩奇睡衣小英雄等。IP的增多催生了授权热。众所周知,IP的价值在于其拥有广泛的粉丝基础,认可度较高。从近年的国内市场可知,各行各业都热衷于联姻IP,希望借助IP的号召力,扩大产品影响力和销量,如玩具业的IP授权类玩具在不断增加。但是,这种IP授权热的背后也有不少隐忧。如企业疯狂追求IP,使得IP的价格被抬高,出现了IP价格虚高的现象;版权方急于实现IP变现,在授权方面表现得有些急功近利,提前消耗了原本可以长线发展的IP价值等。▌疑难:四大问题困扰被授权商我国IP授权市场火热、亦藏隐忧,作为被授权商的玩企又面临哪些问题呢?记者采访了部分专注于IP授权玩具研发的企业,总结了以下四个应破解的难题:1.授权期限短影响长远发展在授权产业比较成熟的国家,版权方与被授权方的合作期限一般较长,如美泰与华纳兄弟首次签订DC全球授权时,合作期限就长达15年。但在中国,版权方尤其是海外版权方对授权期限把控严格,大多数授权期限只有几年,有的甚至只有1年。业内人士表示,授权合同要走流程、产品要版权方审核,如果授权期限太短,留给企业推广、销售产品的时间就更短了。而部分版权方会因为在短时间内收不到预期回报,而选择收回版权、不予续签,这对企业的打击很大。此外,业内人士还提到,在授权期限内,如果IP爆红了,被授权商会被要求增加保底版权金。被授权商也为催热IP付出了努力,但在IP爆红之后,立刻就被版权方要求增加保底版权金,不仅会增加被授权商的经营压力,也会使其对版权方寒心。这并不是一个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做法。2.版权方对被授权商支持有待提高采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就是版权方对被授权商支持不足。不少企业吐槽:版权方收取版权金后,就对被授权商不闻不问,既不在产品研发方面提供参考意见,让被授权商研发出更符合IP文化内涵的产品;也不会整合自有资源,帮助被授权商宣传推广产品。专注授权玩具多年,已推出多款知名IP授权产品的东莞市华旺实业有限公司同样面临着这些困惑。该公司总经理郑华东向记者回顾了华旺最初获得小猪佩奇授权后的经历。当时,市场关于这个IP无人问津,市场动销一度停滞不前。郑华东说,由于IP知名度不够,线上平台没有客户愿意上架产品,华旺就自己拍产品、做详情页、拍场景图片、请模特、拍视频等等,然后传给做电商的客户。凡是愿意上架小猪佩奇产品的客户,华旺都给他们很大的让利,如以成本价出货、给予推广活动费用的支持,甚至为客户提供一件代发服务。在线下,华旺实行地毯式推进,销售人员跑遍全国各大城市做推广;在销售政策上,华旺在进商超的条码费、配送费、后台促销费用、保证金以及账期、代销等方面做了很大让步。这对当时的华旺而言,压力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我们当时并没有放弃。因为运营好一个品牌,前期肯定是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和资金。也正因为这个信念,一直坚持到现在。不管市场好坏,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产品和推广这个品牌。郑华东如是说。3.授权品类过于细分关于授权品类细分的问题,是现在国内授权市场比较显著的问题。现在玩具的分类越来越细,也有一些新的玩具品类出现,授权品类过于细分就有可能造成同质化的恶性竞争。比如拼塑积木可以分为大颗粒、中颗粒、小颗粒,假如版权方按照这种分类分别授权,势必会导致同质化竞争。此外,有的IP可能不止一个形象,而版权方有时会将不同的形象授权给不同的被授权商,这对被授权商来说并不是好事。4.要理顺版权方代理商被授权商关系许多海外版权方最初进入中国市场时,大都会选择通过代理商来开展授权工作。这牵扯到的问题是,当版权方更换代理商时,如果没能及时与被授权商做好沟通协调,就可能影响被授权商在续签等方面的工作。东莞华旺推出的知名IP授权玩具另外,很多版权方在中国授权工作开展顺利后,都会开设授权办事处,直接进行授权工作。面对这种情况,被授权商则需要思考他们跟代理商获取的授权还算数吗?未来要续签授权是跟代理商签还是跟版权方签?尤其是版权方跟代理商发生纠纷,很有可能会殃及被授权商。此外,版权方授权政策变动也有可能影响与被授权商的合作。东莞华旺推出的多款知名IP授权玩具郑华东表示,一个IP之所以能持续发展,一定是版权方、代理商、被授权商三方都彼此信任和高度配合所形成的。这个过程既需要版权方提供IP内容的支撑、代理商的推广宣传和良好的运营,也需要被授权商高品质的产品和优质的渠道建设。未来华旺会在产品开发和品质上加大投入力度,优化产品供应链,提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继续完善渠道建设以及全方位的营销推广。华旺作为行业内具有影响力的被授权商,将会继续努力,与其他被授权商一起推动中国授权业的繁荣发展。东莞华旺推出的多款知名IP授权玩具▌建议:权责分明确保企业权益针对企业的疑难,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高玉光从专业的角度为企业出招:1.授权合同一般是三年一个周期,被授权商要与版权方沟通,摆事实讲道理,一年的授权期限不要接受。2.版权方给予被授权商的支持要在合同里约定,注明没有支持的授权费应该是多少、有支持的授权费应该是多少,并且列明具体支持项目,具有可操作性。3.授权产品种类不能太细,一般是一个种类产品及其衍生产品作为一个授权标的,太细的话等于重复授权,会产生纠纷。4.尽量与国外版权方直接签合同,即便与代理商签合同,也要版权方出具书面声明:代理商的授权合同效力,不因代理商的更换或撤销而受影响。该书面声明作为合同附件。本文来源:《中外玩具制造》杂志9月号

8日上午,具有中国玩具市场风向标之称的第31届广州国际玩具及教育产品展览会正式在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开幕,同期举办第10届广州国际童车及婴童用品展。本届展会面积突破10万平方米,超过1100家国内外企业参展,参展企业和展出面积的规模又创新高。其中,教育产品更是C位出道。统计显示,东莞是全国最大的玩具出口基地,更获评国家级出口工业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世界玩具市场销售的下滑促使更多企业积极开发国内市场,本届展会是不少东莞玩具厂商打开内销的重要阵地之一,今年有约60家莞企参展,有东莞厂商甚至表示一位难求。本届展会面积再创新高,面积突破10万平方米,总展位数超过4000个,其中特装展示将超过85%,超过1100家国内外企业将携众多新品亮相,预计全球到会采购观展专业人士超过6万人。在展会期间,广东省玩具协会会长李卓明接受媒体集中采访时表示,2018年,中国玩具出口增长率4.5%,相比2017年的同比增长31%下降了近27个百分点。李卓明表示,尽管去年全球玩具出口市场复杂严峻,但2018年广东玩具产业发展仍然稳健,去年广东省玩具出口149.56亿美元,同比增长14.67%,占全国比重59.62%。广东仍是全国最大的玩具生产出口基地。在内销方面,2018年国内玩具市场零售约为680亿人民币,与2017年大致持平。在国内市场,一些玩具细分品类突起,比如具备教育学习功能的玩具市场就增长很快。李卓明表示。记者在展会现场也发现,在消费升级趋势的带动下,具有教育学习功能与动漫影视IP的玩具参展商明显比往届增多。据介绍,2019年参会的幼教及游乐设施的展商近30家,融合人工智能及AR技术的早教玩具展商有80多家,加上具有益智、教育功能的木制、塑料、磁力拼插玩具展商,总共近300家。拼塑积木、语音智能玩具等科教类产品将成为本届展会最大两点。近年来教育产业特别是学前教育在国内发展迅速,教育产品未来的发展前景广阔,市场需求大。据有关统计,动漫影视IP授权衍生玩具市场占有率在逐年加大,目前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30%。因此,展会主办方特意将展会名称变更为第31届广州国际玩具及教育产品展览会。据市商务局统计称,东莞是全国最大的玩具出口基地,现有玩具生产企业超过4000家,从业人员30万人,产业规模位居珠三角城市首位,年出口玩具货值超过40亿美元,约占全国1/5。2017年,东莞出口玩具、出口婴童用品质量安全示范区获评国家级出口工业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区,是原国家质检总局授予的出口产品质量领域的最高荣誉。在外销不景气的情况下,质优价廉的东莞玩具开始积极开拓内销市场。成立于1989年的广州玩具展至今已经举办了31届,具有中国玩具市场风向标之称,是不少东莞玩具厂商开拓国内市场的重要阵地之一,今年有约60家莞企参展,有东莞厂商甚至表示一位难求。今年报名晚了,没抢到展位。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已经持续参展六届,展会对企业在内销市场上的品牌宣传有一定的推动作用。在内销市场上,动漫影视IP对玩具的销售也有很强的带动作用。李卓明预计,2019年《狮子王》《愤怒的小鸟2》等多个深受儿童喜爱的动画IP新片上映,将会带动动漫玩具的销售。已经有东莞企业抢喝头啖汤。公司在去年10月拿下《愤怒的小鸟2》的授权。经过半年的研发,目前已经开发的20多种相关产品,都在展会上首次亮相,今年5月将正式推出市场。美昌集团销售总监叶兴专对记者表示,本届展会该公司带来600多种产品,全部为内销产品。去年8月,美昌集团旗下的美驰图公司凭借多项优势成功拿下开发嫦娥四号模型独家授权。在本届展会上,该公司展出的多款嫦娥四号模型也受到不少观众打卡拍照。近两年因小猪佩奇大热的东莞市华旺实业有限公司,也在本届展会上亮相。该公司是小猪佩奇毛绒玩具独家生产商,公司总经理郑华东告诉记者,本届展会该公司共展出小猪佩奇、迪士尼、海底小纵队等十几个IP,共400多种产品。迪士尼授权是刚刚才签下的,这次展会是首秀,展品包括毛绒玩具、雨具等。郑华东表示。此外,华旺还成功和《小猪佩奇》动画片版权方签订了第二次的独家授权协议,今年准备推出10多款新的产品。

早上上班,一则《全国首例涉小猪佩奇著作权侵权纠纷判决案件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判》的新闻亮瞎了玩具哥的眼 8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原告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与被告汕头市聚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被告汕头市嘉乐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进行网上公开宣判,认定嘉乐公司、聚凡公司侵犯了涉案美术作品著作权,判令嘉乐公司、聚凡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5万元。 性情温和的小猪佩奇不好惹众所周知,其品牌所有方 Entertainment One 公司去年起在全球掀起一股强势的反盗版侵权风暴,威震四方。 对于版权方来说,打击盗版、维护自身权益理所当然,但这个案件的特殊之处在于:被告之一嘉乐公司并非不知名的山寨工厂,而是正儿八经的被授权商曾与品牌代理商 (PPW) 签订过书面授权书的被授权商。 按理说,任何一个品牌方,遇到类似问题都会寻求协商解决,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去到法律层面。 但这次,品牌方与授权客户却对簿公堂,就有点尴尬了 案件具体详情如何?下面,玩具哥就带大家一起了解: 小猪佩奇是英国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的美术作品,佩奇一家四口的版权由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以及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共同拥有,深圳山成丰盈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PPW) 则是佩奇一家四口在中国专门的代理商。 今年5月,ABD、eOne发现,聚凡公司在其淘宝网聚凡优品1店铺中大量销售印制有涉案作品人物形象的小猪佩奇厨房小天地玩具,显示生产商为被告嘉乐公司,玩具上标明是正版授权。 品牌方认为,聚凡公司未经许可销售小猪佩奇产品并展示相关图片,嘉乐公司未经许可生产、销售小猪佩奇产品,都严重侵害版权方的美术作品著作权。另外,淘宝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没有对商家上架的产品是否涉嫌侵权进行主动审查,应当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 所以,他们把这三家公司告上法庭。 值得注意的事实是:嘉乐公司虽曾与代理商 (PPW) 签订了书面授权书但授权期限只到2016年12月31日,授权范围也只有佩奇,不是一家四口,授权的销售渠道只有京东、亚马逊和天猫,并不包含淘宝。 所以法院最终判定: 嘉乐公司超过授权期限、授权范围、授权渠道生产、销售佩奇一家四口玩具,侵犯涉案美术作品的复制权、发行权。 聚凡公司从未和代理商洽谈过授权事宜,仅是从嘉乐公司进货,更加没有获得合法授权,侵犯了作品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被告方两家公司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版权方共15万元。 玩具哥注意到,小猪佩奇进入中国市场后,品牌方一直在积极维权,打击盗版。而此前针对被授权商提起著作权侵权诉讼均已调解结案,本案系针对被授权商提起的著作权侵权首例判决案件。 说白了,怎么说也是合作伙伴,能调解的就尽量调解,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但这个案件走到这个地步,大家可能就各有各的想法了 有人可能会为被授权商喊冤,品牌方不用这么绝吧?是不是沟通上出了问题?有事好商量嘛,撕破脸皮以后还怎么相处? 也可能有人会为品牌方站队,部分被授权商缺乏契约精神,导致授权市场混乱,如果都讲人情,合同还有何用,各方的权益如何保障? 对此,您又有何高见,欢迎留言、吐槽。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玩具模型,转载请注明出处:被授权商心声:乙方难当,心里苦啊!

关键词: 云顶游戏官网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