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游戏官网 > 服装鞋帽 > 我们像侦探一样敏感,也像小偷一样充满渴望

我们像侦探一样敏感,也像小偷一样充满渴望

2019-10-07 08:23

▲ 第2期:当菜市场遇见设计师

聊天记录中的这些惊奇,有些来自于城市大规模更新形成的城市奇观,有一些来自于毫不起眼的蛛丝马迹。“发现”这些惊奇的是一支在城市潜伏了五年的团队:“意外重庆”。意外重庆是一项针对重庆城市空间的行走和观察计划。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在重庆的各种角落里到处流窜,看缝里亮着灯的店有没有地下室,看崖壁上的洞里是不是住了人。他们像侦探一样敏感,也像小偷一样充满渴望地去寻找、挖掘城市里由空间派生出来的故事。

图片 1

我们一直在谈城市,一直在谈家乡,其实我们的根,很久之前,就已经被拔走了。€€€€卡夫卡

第一季5期,聚焦教育、中年焦虑、医疗、终身学习、人生意义。

这是她给我发的相片,她小孩从小到大跟沙发发生的一些关系,所有的感情都在这个沙发上。所以你现在可以意识到一个人为了我们环境的美,可以把自己家最宝贵的一个东西给贡献出来。

菜市场是什么?

“如何让城市中的意外更惊喜,如何让惊喜变得更意外。”

图片 2

我们在踏实地做一档演讲节目。

曾毅是一名在城市建设一线熬夜的建筑师,但他却热衷关注那些没有建筑师的建筑。一手设计着高大上的精致都市建筑,一手又记录着被高大上覆盖之下的城市角落。他认为在学会审美之前,应该先搞明白如何审丑。

摊贩的生活是什么样?晚上睡两到三个小时,十点睡觉两点起床,然后去进货,五点要到菜市场。下午睡一到两个小时,她一天只能睡四到五个小时。这是他们的生活,每一天都这样。二十多年了这些摊贩,从来没有抱怨过。按照我们的话说,特别正能量。

腾讯新闻app/腾讯视频,搜索“@所有人第二季”

▲ “所长”徐腾

图片 3

在大栅栏天陶菜市场正式关闭那天,作为参与制定拆除菜市场决策者有些后悔。虽然规划成绿地,提供了新的公共空间,但是拆掉了一个菜市场,不光摊贩不知何去何从,连菜市场的管理者也将面临失业。她亲眼目睹了附近居民和菜市场的真挚感情,问自己:难道除了拆,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

见地:我洞察你没想到的

图片 4

表达:我感染你的情绪

4、节目组会做一些必要的筛选工作,这次在问答里说“所长最帅”是没有作用的。告诉大家一个秘密武器的使用优先级:先说丽丽、仙贝最美,再说寇老板举世无双,如果这两个都失效,你们就只能说:孟老师宇宙无敌。

10点30分,那一天,第一个摊贩站在门口。她说,哎,何老师何老师。我说你过来呀,你干吗站在那里?她说我可以进来吗?我说你当然可以进来,空间嘛,这是谁都可以进来的。

所以,城市规划在面对菜市场这样的地方时,陷入了两难。本期节目,看四位嘉宾在两难中,如何寻找平衡点?

▲与城市意外在一起的岳阳

图片 5

《@所有人》是腾讯新闻出品的首档互联网TEAM TALK团队演讲认知类文化栏目,每期一位业界大咖,带领他的朋友或其团队成员组成演讲团,以演讲或谈话的互动模式,跟观众分享亲历故事。通过“讲故事”化“深度为简单”,通过“演讲”化“枯燥为睿智”,向观众传递新知。

▲意外重庆初创团队

因为要做一席演讲,今天这个时代都很“人设”,人设一个完美的结局。我总觉得菜市场没有来参与,菜市场的摊贩没有来参与我们这个花园,在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我觉得哎呀都已经走出来了,为什么还不来参与。

了解节目更多资讯

在徐腾的一再要求下,以下嘉宾介绍部分,

图片 6

茅明睿从北京城市规划院离职后,创办了北京城市象限科技有限公司,用各种数据为城市规划提供解决方案。从数据来看,北京的商业网点分布很不平均,北京是一个做头、捏脚、饿肚子的城市,西边是大院社会,东边是市民社会。尽管大院提供了生活的便利,但是不在大院工作的人,以及那些工作在软件园的人,生活并不美好。

活动时间:8月19日14:00-18:00

图片 7

你们有完没完,一个演讲被吹捧成这样,有意思吗?不过说到有意思,我就想起了我呆了七年的重庆,不禁怀念。1月16日下周三,我们和@所有人合拍的《意外重庆》就要播出了,到时候我会继续努力用别具一格的视角,带领大家见识重庆意料之外土酷的生命力和想象力,创造一个全新的鲜为人知的重庆形象,文体两开花,弘扬重庆气质,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第四个故事】

图片 8

新知:我知道你不知道的

但需要通过二维码提前报名哦~

图片 9

关注“所有人计划”推送

“重庆这座城市简单粗暴的气质下,存在着大量出乎意料的空间现象。”

你看,这是我们今天中国的设计,只种一种树,只种一种花。全国哪里都是这样子的一种调调,觉得这才是美嘛。之前我们这种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去表达的,都有这个权利去参与的这种空间设计突然没了。

第2期马东团队:中年油腻怎么了

地址:酒仙桥路4号751时尚广场A19

图片 10

第4期罗振宇团队:被剧透的百岁人生

【第二个故事】

图片 11

后来,她跟同事们对天陶菜市场进行了一次成功的“临终关怀”€€€€举办了一场创意市集,受到媒体关注。她生发出对老旧菜市场“重症治疗”的念头,着手朝内南小街菜市场改造项目,操作起来却发现诸多困难,每方的诉求都不一致。作为规划师的赵幸,就是要尽可能地平衡各方的诉求,捋顺里面复杂的关系。

是不是还想解锁更多的聊天记录?

然后这里变成了老年人“赌博”的地方……

第3期协和缓和医疗团队:唯愿生死两相安

算了,并不重要。

我们还是拉下来了,趁她没有改变主意的时候赶紧给拉下来了。我们很多居民蜂拥而上,就把这个沙发变成了另外一个小小公园。

第一季5期,聚焦教育、中年焦虑、医疗、终身学习、人生意义。

第2期马东团队:中年油腻怎么了

图片 12

嗯,我们是一档团队演讲节目。

徐腾业余时间开展的另外一项工作“意外重庆”却少有人知晓。2013年,因为有感于一条“红灯区”街道的衰落,他发起“意外重庆”计划,试图记录重庆独有的城市片段。随着5年持续深入的探访,“意外重庆”团队发现了重庆诸多鲜为人知的城市秘境和市内高人。

图片 13

茅明睿用数据纠正了我们一个误区,人均并不是一个好指标,大家并不惧怕排队,只有足够大的人口密度,才能激发好的商业形态,从而提高生活品质。城市越紧凑,人们越方便、生活越美好。

表达:我感染你的情绪

这位女士,我不知道她的真名,她叫“羊大美美”。她就住在那个街道的楼上,她知道我们做这件事之后,就把我们领回了家。说我有一个沙发,想捐出来。然后她非常不情愿,宋冬老师在那里搬,看她又舍不得的样子,想给你又不想给你,不怎么配合。

他告诉学生,一个好的建筑作品,并非只是平面、立面、剖面和精美的效果图。更重要的是,随着空间的改变,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如何变化?如何创造更好的交流?人的需求是否得到满足?人的尊严是否得到维护,在空间里是否感觉到一种存在感?

《@所有人》是腾讯新闻出品的首档互联网TEAM TALK团队演讲认知类文化栏目,每期一位业界大咖,带领他的朋友或其团队成员组成演讲团,以演讲或谈话的互动模式,跟观众分享亲历故事。通过“讲故事”化“深度为简单”,通过“演讲”化“枯燥为睿智”,向观众传递新知。

没人坐的时候它又变成了一个晾被子的空间,其实也蛮好,比之前的垃圾桶要人性多了。

2016年,随着钟楼菜市场消失,一些有趣的生活行为和传统的生活方式也在逐渐消失,随着走访,朱起鹏发现周边形成了一个个小的商业据点,开始承担原本由菜市场承担的购物需求。

2016年夏天的一场关于奶奶庙的演讲让爱看热闹的徐腾被大家熟知。他的公众号“不正经历史研究所”更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关注学院派之外的建筑现象,研究兼具专业深度和大众趣味。

就这一刻,这个菜市场改造课程一直以来这么平淡平淡,突然有一个小小的高潮。就是第一个摊贩,因为她的一双手,她会来十一年都不愿意踏进的一个美术馆。那个学生特别特别激动,他不知道摊贩她怎么会来呢?她这么忙。

<单人演讲文字版,每日更新,敬请守候>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图片 14

它不光是买菜的地点,更是人际交往的场所,塑造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承载了我们的生活记忆。

在正式开始本场活动的介绍之前,小编先卖个关子,偷偷给大家分享一点儿“无意”中看到的嘉宾聊天记录……

今天我们对公众空间并没有一个共识,很多时候就想抱回家。所以第一天晚上我们没了很多的植物,因为挺漂亮的嘛,就觉得挺好玩的。

她所做的一切努力,是因为菜市场不光是一个购物的场所,更是她的记忆。她坚信,逛菜市场完全可以成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为城市创造经济价值,菜市场也会真正成为一个城市地标。

8月19号《@所有人》我们邀请了以徐腾为首的「意外重庆」团队,为大家分享关于重庆的意外惊奇。了解一下?

这是我工作的地方——扉美术馆。左边是一个菜市场,等一下会出现。这是美术馆之前的样子。

见地:我洞察你没想到的

2、这个帖子用来招募我们这一期的现场观众,报名的二维码在帖子的最后面。

图片 15

他关心隐秘角落里被忽视的人群,菜市场就是一个绝佳的选择。为了从事菜市场的课题,他让学生用三个月跟摊贩一起生活、工作,把自己从观察者的角度,变成和他们一样,真正走进他们的世界。只有下沉到社会的肌理里,一个建筑师才会发现什么是人们真正的需求,如何让设计的作品与人的生活发生关系,激发他们自我改造。

“意外重庆”五年的工作本身也是这个城市的意外,2014年3月“意外重庆”正式启动的时候,发起人徐腾和曾毅各自在北京和上海攻读研究生,重庆的调研工作由发起人岳阳来主持,这么庞大的一项城市研究如何开展,这对当时年仅21岁的大三学生岳阳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这是最近的摊主们参加我们的活动,所以慢慢地,他们在自己特别枯燥孤独的生活里慢慢走出来。他们和这个社区开始有一点关联了。

<第2期上线,正片速戳 ↓>

徐腾“意外重庆”联合发起人,不正经历史研究所所长,热闹观察家

图片 16

何志森是一个敏感的设计师,他更注重空间里人的行为与人际关系。他曾经持续3年跟踪观察各种人群,挖掘他们在城市空间里被忽视的需求。

地点: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

我就想拍相片给大家看,我的这两个项目做得多厉害啊,给你们看。下午四点,八个居民都没来,来了七个摊贩,七个摊主们都出现了。我觉得这个是我意料之外的一个结局。相片当然只拍了他们。

第5期王石跨年演讲:回归未来

算了,这个更不重要。

我觉得特别记忆深刻的,就是有一个居民经过的时候,她问那豆腐阿姨,就是那个坐着笑的那个阿姨,她说你怎么会来这里啊?她说何老师让我们过来聚餐,她没有说何老师让我们过来拍相片。那个居民说这些都是你们的同伙吗?

菜市场的消失意味着什么?朱起鹏认为意味着一种市场智慧的消失,一个对老人很重要的社交场所的消失,背后是中国长久以来的生活方式,是人和人,人和食物,食物和城市之间天然联系的逐渐被取代。尽管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但当一个个菜市场消失时,可否为老年人,留下一些生活的火种,继续照亮属于他们的舞台。

我们在踏实地做一档演讲节目。

所有的摊贩都把手领回去了,他们开始在菜市场自发地布展。本来我的课程的任务是想学生们在菜市场布展,一个特别戏剧性的变化,他们真的开始在菜市场布展。

最近,家住朝阳区的朱德纲和他的朋友们就菜市场的话题聊了一下下,看过片子之后,一顿能吃一只羊、人狠话不多的建筑师棍子哥首先对其他三位嘉宾表示了心疼,觉得这种口才碾压的直白程度基本上等同于站一排比谁X得远,为了避免自取其辱,以后坚决拒绝和朱老师同台,未来只能放弃建筑,主攻美食节目了。南山没出息研究所学科带头人小张建议,以后有朱老师的场合,我们只比谁鼓掌鼓得响。80后京派垮一代建筑师扛把子西四环卒母托高瞻远瞩细致入微,觉得在戊戌年的尾巴上讲这么个主题,是否会惨遭不测?关键时刻棍子哥解了一围:还好聊的是菜市场,不是菜市口。

“你觉得需要设计的那些东西,已经是最好的设计了。”

图片 17

一个远离城市生活的码农,是设计不出让市民满意的APP,一个肥宅的养成,不光是性格的问题,而是城市规划让他们失去出门的念头。

岳阳,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博士还没报道,之前的八年生活在重庆,他最难忘的时间是穿梭在新城和老城之间的那一段日子。这让一个从北方平原城市来的人,对于城市有了新的见识。

图片 18

哪里能看到完整节目?

本次活动全程免费,

这个是不久前我跟一个朋友去一个卖猪肉的阿姨家做客。我们给了他们每个人两张照片,一个是可以贴在菜市场的,一个是镶了框的,每个人把镶了框的手带回了家。我其实真的没有指望,她会把手怎么放。我就觉得她家里缺东西,那她就可以拿相框来垫屁股啊,桌子低一点她可以拿来垫啊。

从道路到街道,从生存到生活,从想要得到城市的馈赠,到去观察、去感受这座城市本身,在这座围城里踽踽前行的你,是时候该慢下来了。

抖音里的重庆已经足够震撼,但是“意外”的重庆来得更加生猛。这些“意外”不曾出现在重庆的旅游画册里,但是却比网红景点更能讲述属于重庆的城市传奇。

所以2018年6月,美术馆跟宋冬老师一起发起了一个叫民众花园的项目。广州很多人喜欢种花,广州人种花叫养花,像养宠物一样。我们想号召所有的社区的居民,每一个人家里贡献一棵植物,贡献一个容器。这个容器不可以是花盆,可以是你家里任何一件其他可以装花的东西。

朱起鹏的兴趣在于研究建筑在历史长河之中的变化,菜市场虽小,也是他研究的目标。他从2015年起跟踪调查了北京八大菜市场之一€€€€钟楼菜市场,穿梭于它的前世今生。它发源于30年代北京北城的民众市场,至50年代形成固定建筑,2002年搬到钟楼背面一个叫宏恩观的的庙址。钟楼菜市场不是单独存在的,附近聚集了康体、健身、购物、演艺、国事接待、高级消费场所,不同群体的城市空间无缝组合在一起。

地点: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

然后好不容易,我们找来了艺术家宋冬老师,在这里做了一个无界的墙。这些都是胡同里的废弃门窗,从北京搬过来的。

赵幸作为北京城市规划院的设计师,在关于菜市场的规划设计中,一直处在一种纠结的情绪。因为她在体制内工作,更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第一个故事】

图片 19

如何让城市变得紧凑?就是把让人通过的道路,变成可以逛的街道,把交通设施,变为生活场所,通过行走,不断探索,激发人们对生活的热爱,从而发现多元性。

和我们一起来一趟关于重庆的意外之旅。

我好希望外婆那边也有这样的花园,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菜市场是一个矛盾体。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它因为环境脏乱差、交通拥堵、人员密集、设施陈旧、模式单一、消防隐患,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但同时,菜市场又是一个让人与人相遇的场所。它服务于周边居民,是老年人的生活寄托,逛菜市场是他们一天难得的公众活动和社交来源。菜市场的清理,还影响了菜贩的生计,他们凭借勤劳在城市扎根,在菜市场里施展自己的智慧,也形成了新的人际关系,天南海北凑在一起谈天说地,菜市场仿佛是一个小型的社会。

▲照片要和团队画风保持一致的曾毅

尊严对于设计,就犹如公正对于法律,药品对于健康。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

第1期李小萌团队:孩子,你不成功也没关系

【第三个故事】

还有一个垃圾箱计划,这也是媒体上舆论蛮大的。我住在广州番禺,我把番禺有一条路的垃圾箱盖子都给拧下来了。

故事:我经历你不曾经历的

徐腾,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在读博士。

那我带建筑学院的二十个学生过来,我要在这里做菜市场改造,要怎么办?我不能改造空间。这是我的底线。改造空间意味着他们就要离去。那我们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的课从来都没有任务书的。我说,那你们就先变成他们,你们去理解一下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何志森坚信,未来时代,设计师做的越来越少,而使用者,做的越来越多。

第3期协和缓和医疗团队:唯愿生死两相安

图片 20

我们做过什么?

曾毅“意外重庆”联合发起人,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师,城市现象好奇者

第三天,居民终于来了。我们用了两天的时间,用了十多场工作坊的时间,终于把居民拉过来了,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过来帮助我们。从来没有人在街上做这种事,一群美术馆的人,为了我们有更好的居住环境。他们就开始参与进来了。

岳阳“意外重庆”联合发起人,城市空间业余侦探,意外都市热心市民

之前我们讲过尿壶。很多人不懂为什么要去跟踪尿壶。尿壶是连接人跟人之间的一个媒介,那么这双手就是连接了摊贩和其他人,或连接了菜市场和其他场所之间的一个媒介。

3、演讲里会涉及很多重庆隐秘但是好玩带劲的地方,有一些聊天的片段估计不能在最后的成片里播出,所以现场还是很值得来围观一下。

图片 21

活动时间:8月19日14:00-18:00

你看,没有凳子那我自己带凳子来行不行,我带多一点,我把桌子也搬过来。

我们做过什么?

图片 22

第1期李小萌团队:孩子,你不成功也没关系

图片 23

演讲顺序请以现场为准

第二天,有人就开始纷纷搬来了容器。他们知道这里有这样一个项目,就开始把自己家里不要的东西搬过来了,慢慢地我们有更多容器了。之前容器都是我们收集的,现在有真正意义上居民给我们的容器,特别特别开心。

5、只能帮你们到这了,期待8月19号见到大家,一起好好聊一聊重庆。

图片 24

第5期王石跨年演讲:回归未来

也有两个东西不见了。捐给了我们,又被别人拿走了,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事件,并没有什么可惜或者什么的,这里变成了一个交易的平台。

由徐腾亲自完成。

很多人来到这里,他说诶这里的东西去哪里了,特别舍不得。所以我们搬家那一天,居民都知道了,都过来一起帮我们去搬到了不远的一个地方,非常小的一个角落,花都堆在一起,很多花到最后就没有活成。

地址:酒仙桥路4号751时尚广场A19

图片 25

第4期罗振宇团队:被剧透的百岁人生

甚至还把沙发也搬过来了,变成客厅一样了。各种各样的交流在这里发生,就是因为没有垃圾桶而变得更为好玩了。

新知:我知道你不知道的

图片 26

“走到路上去”成为了他的日常生活,路上的各种“意外收获”也慢慢变成意外重庆的一个个片段。当行走已经不能满足“意外重庆”团队对于城市的如饥似渴,于是:翻墙、淌水、喂蚊子;测绘、画图、录视频成为了又一段日常。据他说数数一个人腿上被咬的包,就晓得他是不是意外团队的资深成员。

这就是菜市场里面。广东的菜市场比北京的菜市场好看,因为它的颜色很丰富。

1、《@所有人》是腾讯新闻一档团队演讲节目,我们《意外重庆》的团队会来和大家分享之前五年工作的一些成果。

这是阿姨跟她的小孩,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把照片模糊了。因为她的小孩在附近最好的学校上学,和那些居民家的孩子们一起,她不希望她小孩的同学知道他妈妈是卖菜的。

嗯,我们是一档团队演讲节目。

图片 27

关于「意外重庆」

比如说吃饭、打边炉,我们跟社区的人一起野餐,都是社区居民。

8月19日,欢迎你的到来,

{"type":2,"value":"

故事:我经历你不曾经历的

我们办了第二场,2019年1月29号。这一次发生了一个变化。摊主们带来了自己的家人、小孩,他们分别跟街坊邻居坐在了一起。不是摊贩们自己坐在一起,而是开始跟社区的居民交流了。我们的百家宴是每一个居民都要捐赠一盘菜,带过来美术馆一起吃一起分享。

那这个课程就进行不下去,没办法开展了。学生们也不知道要干吗,切菜也不会切,就怕弄伤。摊贩阿姨一看到学生拿刀就特别恐惧。这个课程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一看下午没有,“晨晚练点”。所以其实它这个设计蛮细腻的,考虑到老年人下午都是在睡觉,所以下午没有,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上去练。

5月28号,我们的课终于要结束了,学生们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完成任务了。本来是想在菜市场策展,但是菜市场实在太小了,我不想打扰他们。我们就放在宋冬老师的墙上,排了一排学生拍的手,挂在那里。这是建筑学院的展览,别人都觉得这个老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建筑学院的办了一个摄影展。但是无所谓了。

图片 28

她说我的水鞋太脏了,我怕弄脏你们美术馆的地板。那一次,我觉得它是一个转折点。她告诉我说她想“去找我的手”。她说,那个学生拍了我的手,我给他讲了很多故事,我想去找我的手。

图片 29

图片 30

因为他们是建筑学院的学生,是个建筑师,建筑师干吗呢?改造别人的空间,改变别人的命运。这是建筑师的天职。所以不愿意干,觉得这是行为艺术。这个东西跟建筑有什么关系?但是没办法,这是我的课,还是要去拍。

图片 31

这是我的吉吉,它陪伴了我八年,我好希望外婆那边也有这样的花园,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我想外婆了。

图片 32

所以,我觉得当摊贩把手放在了一个特别抽象的一个东西的旁边的时候,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我不知道这是个有意识的对立,还是个无意识的对立。但我至少知道,对于摊贩来说,这双手要永远高过于那个营业执照。

我觉得这个菜市场的改造对很多建筑师来说这不是改造,是行为艺术。但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步,在设计有形的空间之前,一个特别重要的一步,就是要重新构建这些普通人,生而为人的尊严和自信。我觉得尊严和自信是每个人都平等的,都有的。

这个是我在前不久看到的,叫陈什么,我也看不到了因为下大雨。一个小孩子放在我们花园里的一封信,我读一下吧,我不知道能不能读下去,我试一下。

图片 33

画了一个简单的图,菜市场、美术馆,然后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小公园。2017年,我们跟淡江大学的黄瑞茂老师,一起带领暨南大学的学生做了一个工作坊,社区营造工作坊。

我觉得这就是中国未来几十年,我们需要的这种共识。对公共空间,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家。很多时候,自己家很干净,但是外面都是很脏。不管,因为不是我的家。所以我觉得未来的居住空间一定不是向内的,而是向外的。

图片 34

图片 35

我们把很多美术馆的展览同步直播在菜市场。对于摊贩来说,其实他们觉得是没有太必要的。他们说如果放球赛就更好了。

图片 36

图片 37

我们很难去实现这些东西,你做一个凳子,要是老人家摔倒了怎么办?还有很多的困难,我们在捡垃圾的时候,居民开始扔垃圾。我们一边捡他们一边扔。

图片 38

你可以看到什么电饭煲啊,鞋啊、脸盆啊、帽子啊,各种各样的行李箱,都变成了居民创造的。这个时候没有设计师了,每一个人都是设计师。美术馆只是策划,我们跟宋冬老师只是策划了这次活动,但我们不是设计师,我们是其中的一个设计师。

图片 39

图片 40

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达到了一个共识,11月26号我们先尝试种植一天,就这一天,之后如果有人投诉马上撤掉。只要有一个人投诉,你就要把所有东西还原。

他们在讲故事的时候,没有讲其他的东西,就是讲手。但是我们去菜市场的时候,其实我们所看到的都是手上的菜,从来不会去留意他们的手。毕竟不是我们的手嘛,我们跟他们的关系就是交易,所以从来没有人会去留意他们的手,没有人会留意他们手上的这些故事。

这双手,靠卖菜,培养了一个在上海读翻译专业的研究生女儿。他们的手都是充满着一种,我们平常看不到的,总是觉得卑微的,低等的,大众给他们的一个烙印。但是在他们的解读当中,这是他们身体上最骄傲的部位,就是他们的手,一双勤劳的手。

之前摊贩都是被称为78号,一般都是这样子。76号在哪里?78号在哪里?这是我们对他们的称呼。我们一般不会记住他的名字是吧,卖鸡的叫鸡婆,卖鱼的叫鱼生。这就是他们的一个最人性化的称号。所以我觉得这个手,给予了他们一个新的对自己的身份的认同,一双骄傲的手,手就是他最真实的营业执照。

这是手展览之后我发现的第一位来美术馆看展的摊主。这是第一位,我看到的。终于走出来了,我觉得走出来用了11年的时间。这个是12月2号,我们办了一场百家宴。

图片 41

比如说西红柿摆在哪里?西红柿一定是摆在最前面的。那些叔叔阿姨可以先捏它,捏完之后可能会看到别的菜,所以通过捏西红柿可以跟别的货物发生关系。所以摆菜永远都是有一个策略,摆多高、怎么摆、放在哪里。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他们就是一个艺术家。

越来越多人来到这个菜市场,因为这双手。很多媒体开始报道了,都报道得特别正能量。很多人就过来开始去看手在哪里,很多人之前其实都没有发现。菜市场越来越热闹了,菜市场管理人员觉得我们做了一件挺好的事情,所以他们也贡献了四台电视机。

还有跳广场舞,各种各样的活动,居民都来参加了。之前我们的美术馆是没有居民来的,太抽象了,看不懂,跟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居民就过来了,他们觉得我跳跳舞都是艺术了,真的很棒。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居民都来了,那为什么菜市场的摊主们还不来?就一墙之隔。

图片 42

当我们看到这些真实的人的时候,作为设计师,不是,作为美术馆的管理者,我在想什么东西我可以做,或者什么东西我一定不能做。我不能很简单粗暴地做。

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来美术馆看这个展?我们终于想到了,这是因为跟他们的生活有关。

图片 43

昨天晚上,我跟一席的同事来到这个现场的时候,看到这个布置我就觉得:哇,太符合我现在的气质了,浮夸、膨胀。今天是周二,在此之前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么一个城市,会有这么多人周二下午不上班。你们都不工作吗?请假了。我觉得真的,一席的魅力太大了。

图片 44

我们拍了很多手,拍了所有他们的手。然后我把它罗列了一下,你可以看得到,有刻满伤痕的手。细节就不再讲了,里面有太多太多故事,讲出来就催泪了。

图片 45

你看有一个是她老公送的手链。这是个用玛瑙做的手链,因为广州很潮,他相信这个可以驱寒。她的老公在老家,她一年才回去一次,因为这个菜市场的工作。所以她老公每年都会给她买一个手链。

因为摊贩跟我是熟悉的,所以在我的威迫之下,他们不得已接受学生们。但每个摊贩的空间其实是蛮小的,可能只有一二平方米。特别特别小,只有一个人可以站进去。如果我的学生站进去,摊贩就必须要出来。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我们做了这么接地气的东西,已经把美术馆开到街头了,他们还不来。那我想做一些事情。因为我还在华南理工大学教书,有一个菜市场改造的课程。所以我在想,我领着一批学生,能在菜市场做什么东西?

好,第一天26号,我们自己买花自己种。搜集了很多容器,摆在边角上让很多人看到。所有的居民都跑过来了,说诶我可以拿回家吗?我说我都让你拿出来,你怎么可以拿回家的呢?几乎80%的居民看到都在问:我可以拿回家吗?

何志森,Mapping工作坊发起人,扉美术馆馆长。

这是她养了十多年的植物,她跟她88岁的老伴相依为命,每一天的工作除了跟老伴聊天,她还跟植物聊天。但是她年龄太大了,已经没有能力去照顾这些植物了,所以她决定把所有的植物都捐给了我们。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徐姨83岁了,看到我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她就把我们的美术馆的工作人员叫回了家。

开幕了。真的好不容易,在开幕之前我们搬了四次。就是有一个人投诉,然后我们搬,妥协,交流:“可不可以让我们开幕吧,我们很辛苦。”所以终于开幕了。

图片 54

图片 55

这个阿姨,一直笑的阿姨,是她四年来的第一个生日。这可能是她一辈子最多人陪她度过的一次生日。我们在床上吃饭,这一个桌的人都是摊贩,都是菜市场过来的同一批人。

我们在这个小公园里,就是一个街道的绿化空间,我们去捡垃圾。带领学生去捡垃圾,整理这个空间。在绿化带那里做了一些小椅子休息。但是我们发现,大厦的保安会一直驱赶学生。

很多时候,我们一到菜市场就想改造他们,帮他们设计Logo啊,帮他们设计衣服啊,帮他们贴贴瓷砖啊,最后变成一个网红打卡点。这样菜市场租金就变高了,高了之后菜价就涨了,菜价一涨就没有人来买菜了。这样下去这个菜市场就死掉了,这就是一个很士绅化的表现。

有骄傲的手,就是这双手培养出了很多很多他们很骄傲的小孩。

过了几天“羊大美美”阿姨给我发了一个短信,她终于说了一个实话,她说她真的舍不得,我们搬沙发离开的时候,她拍了一张相片。我觉得这里会有很多情感跟故事吧,我说那你可不可以分享一些故事给我听?

一个修鞋的大伯,他在东山口,我们在东山口竹丝岗,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二十多年了。他给了我们一个用鲁花油做的植物。拿完就走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只是一个背影。

我们每一个人种的都会有他的名字,是谁种的,他们就是设计师。在这里众生平等,没有等级。没有说我设计师做一个东西,我要强迫你住在我这里,按照我的生活方式,按照我的审美,没有,是他们自己在营造他们的空间。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她有很多的首饰在手上,有戒指,有手镯。

本次演讲出自2019贝壳新居住大会一席with贝壳分论坛。

图片 59

营业执照是一个特别抽象地、自上而下地给他们的一个身份的认同。在广州没有营业执照叫什么?走鬼。有了营业执照,他们每个月要多交很多钱,他们才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摊主。从走鬼到摊主,非常抽象的一个东西。但是右边是他们特别特别具体的,充满真实的一个标志,是他们的手。

12月7号,最后期限,我们要撤离啦。终于,我们要消失了。没有消失,要美化了。

做了三个多月之后,我去菜市场问摊主们,你们为什么不来参加我们的活动?他说你们有什么活动呢?当我们把菜市场的人领到这里看的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这里的墙已经变样了。因为他们都是从后门进出,前门是给买菜的人,他们一整天都只是在菜市场里面。

因为总有人装修,有很多这样的废物,我们搬了很多浴缸啊马桶啊,都是很新的。因为前面的主人用过就觉得不吉利嘛,我们就把这些东西都搬到了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真的是一个充满故事的花园。

充满爱的手,里面有各种各样的首饰,戒指、手链,都是一个故事。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那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开始收集故事,最后把故事都摊出来,打印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在讲述摊贩的手。你看,有一个手是鸡蛋茧,就是他摸了鸡蛋二十多年后,手上会有茧。就摸鸡蛋会摸出茧来,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图片 63

上一次在一席我讲了我妈妈的菜地。就是我在这个玫瑰花园,每一天偷偷地挖掉一棵树,最后变成我妈妈的菜地。之后舆论就特别多,批判我,说我很自私,没家教。还有很多人建议说,这个地方怎么可以变成菜地呢?应该做一个给老年人运动的地方,健身的地方。一席之后,这里真的变成了一个健身的地方。

图片 64

我们在这里放电影,很多很多社区的居民过来看。

图片 65

这个是现在的样子,左边是菜市场,右边是美术馆。我们的美术馆刚开始在底下一楼,围墙建起来之后,这部分也变成了我们的美术馆。宋冬老师留下了很多的床,也是从北京搬过来的。我们就在床上发生了很多的活动。

但是,有一个摊贩过来了。来到美术馆,她说何老师我可不可以把我的手领回去,你们也没用了。这个时候,我真的好激动你知道吗。就那一刻我觉得,哇,这个故事还没有完。她怎么会过来要把她的手领回去呢?那是因为这个作品已经植入在他们的心中了。

图片 66

2018年5月2号有一场暴雨,我去广州四年了,这是我有史以来遇到的最大一场大雨。我们的美术馆也被淹了,菜市场也被淹了。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个很戏剧性的事情,大部分学生都因为下雨没来的时候,有一个学生过来了,叫小马。他一个人过来,帮助摊贩搬各种各样的货物,搬冰箱。然后摊贩就从那一天起,因为这个学生转变了。这个学生不是为了做作业而来,而是真的把摊贩当成自己的人。从那一天开始,摊贩慢慢地接受了我们的学生,也就是那个时候摊贩才把学生们真的变成了摊贩。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这个就是为后来的工作项目埋下一个铺垫。我们开始跟居委会,主要是大厦的物业交涉,就是我们想在你的这个地方搞事情,可不可以允许我搞事情?当然不允许你搞事情了,你是谁啊?

今天,我想讲一席之后我做了什么事情。去年我是以建筑师的身份来讲的,后来一直被人骂我不是建筑师,我就去了美术馆工作。所以今天我来讲,不以建筑师的身份讲,我也不是个艺术家,我是一个管理者。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下午两点半,这是他们睡觉的时候。他们一般两点开始睡,睡到四点钟,因为这两个小时一般没有人来买菜,他们会用这两个小时去补觉。但是这天,所有的摊贩都来了,他们去找他们的手。这十一年来,我们办了很多的展,从来没有一个摊贩来过。

一进她的家,她家没有窗户,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房子。她就告诉我,她说何老师你看,我把手放在了一个我们家最干净的地方。就是她的床上,她的床上就是放了特别干净的衣服。整个房间是很乱的,特别特别乱,但是我觉得已经非常感动。

但我知道他们没时间,所以我就“人设”了一个机会,邀请了八个摊贩跟八个居民过来这里野餐。

我们的学生不懂,很多时候就碍手碍脚的。这两个月其实摊贩是不接受他们的,就觉得我们以一种侵略的方式,我们是在侵略他们,消费他们。你是个大学生,是个研究生,来到我们这些高中都没毕业的摊贩里,你们要干吗?是不是,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对比。

这个地方就是因为一席的力量,变得更好玩了,比我那个更好玩了。

图片 73

我不是特别想用马赛克,因为我觉得这不是特别好的表现,所以我就用了一个美颜,美图秀秀。但是最终我觉得阿姨还是想用56档。刚才说的,就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个档口的名字。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一席之后,这些垃圾箱就被收回了,换了一个这样的。我觉得也很好,移动的。但就是没有盖了,很多老年人就玩不了牌了。

图片 77

图片 78

其实那个时候大部分摊贩阿姨可能有意的回避了,或者装作没听到。豆腐阿姨,唯一的一个站出来,她说,他们是我的同事。

甚至还有把石凳的脚给拧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抬过去的,还蛮重的。他还可以把它组合成各种各样的空间,因为设计师提供的实在太矮了,他用各种各样的组合方式,把建筑学里所有的技能都用上了。很多时候业余的人并不一定比专业的人差。

有两个人我特别感动的,第一个是收废品的一家,他在我们公园那边工作。其实在未来的几天他一直帮助我们免费拉这些容器,从居民家里拉过来。然后那个叔叔还给我们了一台废电视机。

保安是我发现的改变最大的一个人,从之前我们动一下东西,就凶狠狠地看着我们,到最后,你看他的位置,慢慢地走出来。因为晚上没有人看花,有一两个晚上花被偷得蛮厉害的。保安说我们来看花。本来说我们给他一些工资吧,因为他们晚上是要上班的。他说这也是我们的花园,你不要给我工资。你看,慢慢地改变了人们对公共空间的一种意识。

这个是设计师不想看的一幕。自家带的凳子,最下面是直角的,所以在打牌的时候,他的背是可以靠着的。但是不知道是谁设计的这个长凳,它是斜的。老人家骨头也不好,他不可能坐那个长凳仰着打牌。

图片 79

这个菜市场,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做太多的改造。今天我们的城市就是因为很多简单粗暴的、自上而下的改造,很多时候忽略了很多的人情。这个菜市场就是通过非常微弱地介入,因为我们是建筑师,建筑师不一定就是要设计这些有形的空间。

图片 80

就是过去的三个月,他们跟学生在一起,把自己最真实的故事销售给了学生。其实这个作品并不是我和学生的作品,而是他们的作品,他们是艺术家。也就是说她把自己的这张照片变成是他们的一个作品。

图片 81

这是菜市场摊贩和学生,因为要下大雨了。学生也很着急,摊贩就主动跟他们一起去撤展。因为暴雨,我们只是展了一天。这只是个作业嘛,不是一个正式的展览,所以就展了一天。本来我们觉得撤下来我们就放进一个盒子里,这个课程就结束了,OK了。

其实在另外一个角度我们告诉居民,种花的不一定要用花盆,我可以用垃圾废物,比如说尿壶啊,比如说马桶啊。我们就发起了这样一个项目,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坊,告诉居民你们要过来,我们教你们怎么种植。

她的妈妈知道了这件事,每一天都过来,帮我们做讲解员,讲解这个沙发的故事,本来我们还担心没有人去讲这个故事。后面越来越多居民过来了,去讲解他们自己的故事。她在那里认识了好多陌生的街坊邻居。

我觉得管理者很聪明,那就给你们多一些凳子吧。管理者喜欢让我们看风景,看珠江,珠江很美。但是老年人就喜欢看街,你看,她坐在那里也很顽皮地要扭过头。

图片 82

谢谢一席让我重返。上次演讲改变了我很多,让我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网红。之前都是默默无闻的,现在变得很多人在关注我。我的内心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跟我一年前不一样了。

图片 83

图片 84

然后我做了另外一个花园的改造,也是我们美术馆。这两个项目一直在做,我们一直在观察。

我特别喜欢这部纪录片,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就是七位一起生活的单身女人,在同一个公寓,找了七个房间,然后住在了一起。他们不想孤独而终。在日本很多人孤独地死掉了也没人发现。所以她们就想相互依靠吧。当别人问她为什么你们想这样做的时候,她们说了一句话就是“我们渴望与他人发生关联”。

你知道吗,菜市场的摊贩是特别有智慧的。当在这个地方生存,很多时候每一个细节他都会想出来。比如说切鱼头,她一定不是直着切下去,而是斜斜地切下去。斜斜地切下去的时候,它会有一点点肉在鱼头上,那些阿姨们就想买,她用这个来吸引顾客。

图片 85

我们的调研开始以一种特别平等的角色进行,我们开始去收集故事。收集摊贩的故事,了解他们的生活。我们还是不知道要做什么,我的底线是不可以设计空间,不可以帮他们美化空间。因为摊贩最讨厌的就是帮他们美化空间。也就是刚才说的,一美化空间租金就涨,菜价就升,最后没有人来。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这句心灵鸡汤,可以看可以不看。我觉得我还是一个设计师,虽然角色转了,我觉得心里还是个设计师,是吧,我讲了一些有关于设计师的这些。我觉得未来有关于居住一定是一个相互关联,相互依靠的社会。

平时的浇水是对面有一个小学,小学生会过来浇水,邻居也会过来浇水。这个是我在一个月之内观察的,这些是后面加进来的东西。在搬家之后,他们放到花园里的这些东西,我每天都会回去记录。

这是他们在菜市场放的照片的位置,如果你们仔细看一下,你会很发现,他们的手是放在哪里?营业执照旁边。

所以我就让学生,强迫学生,跟小贩阿姨叔叔一起工作了两个月。生活和工作了两个月,每一天跟他们去进货,每一天跟他们一起在这里摆摊。

图片 89

图片 90

图片 91

不过我觉得很好,去年年底我回老家,看到这一幕,蛮开心的。因为我喜欢做引体向上,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就去了。

图片 92

图片 93

他的手十多年来都是这样子,这是一个海鲜档的叔叔,每一天都是破皮的,泡皮的,十多年了。

图片 94

图片 95

我们的城市,为谁而生?

图片 96

我觉得今天这个社会,我们一定要多一些设计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人跟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弱了,已经不像小时候那种熟人社会了,城市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孤独。

这是摆拍哦,不要介意。

因为菜市场的摊主们实在太忙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个菜,就跟广州美术学院的学生一起,每一个档口捐赠了一个素材。比如说卖鱼的捐赠了一个鱼头,卖菜的捐赠了两个西红柿,就这样子,他们把所有的素材做成了两锅粥,叫万宝粥。这就是菜市场的一个作品吧我觉得,把它变成像作品一样。

我就让学生开始拍手,一切就是特别容易地发生了。但是学生其实刚开始还是不太愿意拍手。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服装鞋帽,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像侦探一样敏感,也像小偷一样充满渴望

关键词: 云顶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