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云顶游戏官网 > 办公文教 > 《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现状调查

《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现状调查

2019-10-05 12:21

爱和公平最重要 2011年,教育界的诸多事件引起大家关注:从甘肃校车事件到绿领巾、红校服,从虎爸、狼妈到最牛宿管阿姨,从北京取缔打工子弟学校到农民子弟上大学……在全民关注教育、热议教育的背景下,这些教育热点的每一次发生,都会触动社会神经,有些令人痛心,有些令人发笑,有些令人深思。 校长,是一所学校的灵魂,他代表着一种社会价值观,也代表着一所学校的教育观念,当然,还有同样身为家长的立场。他们的视角,既在教育这个局中,又在教育这个局外。所以,本报教育新周刊的年终盘点,特别邀请了省内十位校长,请他们从2011年的教育事件中,评选出十大热点。 这十位校长,包括两位大学校长、三位高中校长、两位初中校长和三位小学校长。 校长们的评选标准,爱是底线 哪10条教育新闻,会成为校长眼中的2011教育热点? 从最后的评选结果看,校长们的看法并不一致——小学校长跟大学校长不一样,男校长跟女校长也不一样,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杭州惠兴中学校长、省特级教师唐少华,把“异地高考”、“取缔打工子弟学校”、“15年免费义务教育”、“校长晚宴”等选为2011年十大教育热点。唐少华说,他所关注的是“教育公平”,认为这是教育最核心的,“我们要建设公平、和谐社会,教育公平是最根本的问题。” 杭州天长小学校长、省特级教师楼朝辉,把“绿领巾”、“五道杠少年”、“校车”等选了进去,因为他更多关注的是学生的成长,“首先,这些事件是具有全国性影响的;更重要的是,这些事件可以让我们思考:如何看待人,如何看待孩子的成长。” 杭州长江实验小学校长娄屹兰眼中的10大热点包括:“最牛宿管阿姨”、“绿领巾”、“小学生被罚脱裤跑”等事件。女性的思维,让她把视角更多地放在“关爱”上,“教育,应该是充满爱的,尤其是关爱未成年人。关爱是教育中最基本的、最底线的标准。” 校长们的评点,也很幽默 教育是严肃的话题,但搞教育不一定要皱着眉,整天忧心忡忡,语重心长。所以我们的校长,既会严肃地点评教育热点,也有幽默的一面,杭州转塘小学副校长张军林就来了一回微点评,充满智慧。 甘肃校车事故 点评:9座车乘了64人,是不是想申请超载吉尼斯纪录? 免费午餐 点评:有饭吃才是硬道理! “绿领巾”、 “红校服” 点评:学生不是商品,不要乱贴“标签”。 “虎妈”、“狼爸”、 “变态娘” 点评:看似赢在起跑线,不要输在终点线。 北京取缔一批打工子弟学校 点评:取缔吧,当了农民工我还照样上北大! 寒门难出贵子 点评: 知识改变命运?Out了,现在是拼爹时代。农民工上大学 点评:都上《时代》封面人物了,读个大学算什么! 校长晚宴 点评:建议排名靠前的学校,奖励校长和局长共进晚宴。 教师资格考核新政 点评:铁饭碗终于打破了,老师们,加油啊! 云顶游戏官网 1

着名三农问题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研究部部长韩俊在给《看看他们》所作的序言中写道:“每个人读了这100个进城农民的故事,心灵都会受到震撼。希望在我们的国家,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进城农民,理解进城农民,关心进城农民,关爱进城农民。期待着在我们国家各种阻碍城乡联系的体制壁垒能尽快消失,农民能充分享受到自由进城和自由迁徙的权利。”

本报讯(记者谢湘)长江教育研究院按年度出版的《中国教育黄皮书》(2013)今年增加了教育舆情研究的新内容。3月3日在京举行的“北京长江教育论坛”上,该院首次发布的长江教育舆情报告中,将“校车安全问题、虐童问题和大学校长‘三不’、‘四不’承诺(即新任校长不申报新科研课题、不招新研究生、不申报任何教学科研奖、个人不申报院士,把百分之百的精力用于学校管理)”,列为2012年网络舆情中涉及中国教育热点的三大突出问题。

黄传会认为,农民工子弟上学的问题,不仅仅是上学本身的问题,而且这种对农民工子女的歧视,造成的对他们心理的伤害才是更为严重的问题。

在排序靠前的三个代表性问题中,校车安全问题高居首位。按有关资料记载,2011年,全国49起影响较大的校园安全类舆情事件中,由校车事故引起的舆情事件就有26起,占整体校车安全类舆情事件的53.1%。2011年11月发生的甘肃正宁校车重大伤亡事故,更是将校车安全问题推到了舆论的顶点。尽管国务院开始重视并迅速责成有关部门制定校车安全条例,但在2012年度,全国又有若干起校车安全事件发生,导致该问题成为媒体及社会舆论持续关注的焦点。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收录了北京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学生胡竟《给政府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有时候,我自己都搞不懂我们是谁,用温暖的词来形容我们的话,别人就叫我们城市新移民,用准确的词来形容我们,就叫打工子弟,倒不如干脆称我们为弱势群体。我觉得用弱势群体这个词儿来形容我们会比较确切、准确。我们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身份的低下,让我们觉得有些自卑,造成心理上的压力,让我们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我们这代人,从小就生活在北京这个繁华的大城市,希望永久在这里生活,不希望回老家过那种贫困的生活。请给我们这些打工子弟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同在一片蓝天下,我们并不比北京的孩子差。”

萧国政认为,教育舆情的监测工作是有价值的。网民所表达的声音虽然不是教育问题的全部,但部分反映了人民对教育现状的关注和思考,是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不可或缺的观察点和民情依据。

《我的课桌在哪里》的责编脚印认为,尽管以前有不少关于农民工的新闻报道,但是看了黄传会的书稿后,还是非常的震惊,想不到在北京有近三四百所外来农民工子弟的学校,有几十万的农民工子弟在如此简陋、艰苦的环境中求学。这不再是个别现象,已是一个重大的社会问题!

据“2012年中国教育热点网络舆情报告”课题组负责人、武汉大学[微博]语言与信息研究中心主任萧国政介绍,这份舆情报告是根据网民关注度和媒体代表性,经过认真筛选确立了100家网站作为信息来源的代表,在此基础上采取科学的分析作出来的。报告所涉事件的时间从2012年1月至12月10日。

农民工的孩子注定会成为城市的未来的公民。城市人应该懂得,帮助他们,就是帮助自己;善待他们,就是善待自己。

《看看他们:北京100个外来贫困农民家庭》的内容是由“北京市外来人口贫困问题研究”课题组的访谈记录和研究报告构成。本书对100例访谈记录进行了极为节制的删节,并统一用“×××口述实录”作为标题,保持了强烈的原生态色彩。每位农民工的打工史都饱含着无尽苦难和心酸。

虽然有关专家、出版社对农民工类的图书评价很高,认为是一类值得推荐的好书,但对这类图书的市场前景并不看好。《看看他们》印刷了2.5万册,《我的课桌在哪里》印刷了1万册,《中国民工潮》只印刷了5000册。

我们不仅出版畅销书,更要出有价值的书

教育公平是最基本的社会公平

近年来,农民工问题不仅是社会热门话题,也成为出版界关注的焦点。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看看他们:北京100个外来贫困农民家庭》、长征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民工潮:关于打工族生存状况的调查报告》等形成了一股强劲“农民工出版潮”,并以其扎实的内容、详实的调查,真实反映了我国农民工的生存状态。

我们不比北京的孩子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研究员赵树凯说:“教育公平是最基本的社会公平。基础教育,门槛最低的应该是公办学校,却因为乱收费,逼得农民工的子女上不起学;而他们上得起的打工子弟学校,又要被取缔,这等于放弃了对农民工子女教育的责任。”赵树凯说。

脚印也承认,农民工题材的书籍是非常有价值的图书,也是当前社会非常需求的书籍,但是未必能成为畅销的书籍。与这类书紧密相联的人群——农民工及其亲友,没有经济能力购买此类书;而富裕的城市市民,不会关心农民工的状况、恐怕也不会购买此类书。只有个别城市市民想购买这类书给自己的孩子看,将这些书作为教育孩子认识苦难的教材。

关注弱势群体是我们共同的道义和责任

“教育费用过高仍是流动儿童家庭面临的最大困难”。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段成荣指出,“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大多数流动儿童要多交纳借读费、赞助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最多的一年多交了2.7万多元。”而农民工是城市经济收入最低的群体之一,三四人口的家庭,月收入只有800元~1200元。

在北京石景山区的一个垃圾场,《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的作者黄传会,遇到一个来自河南安阳的小女孩。她12岁了,从5岁开始就跟着父母捡垃圾。问她为什么还不去上学,她把头扭到一旁,默默地落泪了。就因为她是农民工的女儿,就因为交不起借读费和赞助费,便没有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她那挂在腮边的晶莹泪珠,包含着不少委屈和无奈。

云顶游戏官网,随着农村劳动力跨区域流动,农村一些儿童伴随外出打工的父母流入了城镇。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我国有流动儿童近2000万。农民工子弟学校在夹缝中步履维艰。

她认为《我的课桌在哪里》是对这样一个我们所有人不得不关注的问题进行了客观的呈现,而且是极其克制的呈现。本书通过深入的调查,全面反映了农民工子女教育的现状,希望引起更多人对这个重大问题的关注。

这些出版物中不约而同地凸显一个问题:过去,农村孩子失学主要是由于自身家庭贫困的原因;如今,农民工子女在城市失学,则让他们自身感受到了不公平。这些农民工子女从小在城市里长大,却始终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得到的只有歧视和偏见,这将会在他们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

一位农民工子女在作文中写道:“那几年,给我影响最深的是我们的学校老被查封,每次查封,都会来许多警察和干部模样的人,还开来许多卡车,把学校的课桌椅全部拉走。最厉害的是小学六年级下学期那一次,我们刚刚升完旗,随着一声令下,有人封教室,有人搬课桌。校长哭了,老师哭了,我们学生也哭成一团……”

2003年11月5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和全国妇联,在京公布了我国9城市流动儿童状况调查结果。此次调查历时1年,访问了1.2万多名流动儿童的监护人和7800多名儿童。调查显示:我国流动儿童失学率较高。

中国青基会常务副理事长徐永光说:“100万游荡在城市街头的失学农民工子女,他们耽误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前途,还会成为未来社会的‘定时炸弹’”。

顾明是一位农民工的孩子,最初在北京的一所公办学校上学。一次,顾明班上一位同学书包里的300元钱丢了,班主任怀疑是顾明偷的。从那以后,同学们都不跟他玩了。后来,他坚持转学到了一家打工子弟学校。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办公文教,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现状调查

关键词: 云顶游戏官网